白糖莲子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楼诚深夜六十分】白糖莲子粥

关键词:宵夜

 @楼诚深夜60分 

写了一个凌赵的小片段。

写的不好,请多指教。

————

 

 

那样的疼像是撩动的潮水。很缓慢,却又是急浪。

无法估计停顿空隙的时长。

会有汗珠侵透纸背,把额头抬起来,剩下洇湿的油墨和褶皱的纹理,如何费尽心力也抚不平。然后会有新一轮的隐痛。

不论是呼气还是尽可能放慢速度的吸气。都是被抽去了灵魂的撕裂。

有的时候凌远会想,也许我不会死于胃剧烈的疼痛,而会死于窒息。无法承受呼吸所带来的撕裂的疼,而最终选择放弃。可改革之路道阻且长,又怎会真的放弃。

有的时候,闭上眼睛,你能够看到很瑰丽的梦境,如果你足够幸运。其实每次胃疼的时候凌远都在等这个极致的时刻。最疼的时候所有感觉都会被心忽略,反而很轻松。大脑暂时停机,不必面对觥筹交错,不必揪心与改革推进中层出不穷的阻碍,不必思考晚上的家是不是依旧是漆黑一片只有自己一个人。

 

 

直到遇见赵启平。

停歇了的不只是胃痛,还有一颗漂泊无定处的心。

整个世界陷入一种巨大又柔和的昏黄安详中,一切的污浊与伪饰都无影无踪,只剩下沾染着过往时光的善良不眠不休。

之后。

暮色四合。

而喝着软糯白粥的凌远,看着厨房里赵启平的背影,不再惧怕夜晚一个人的黑暗。

 

 

 

凌远是个简单的人。喜欢清清爽爽的白粥。特别是赵启平亲手熬的。凌远作为一院之长事务繁多,常常熬夜,又因着改革的曲折最近开始上火。自家的小医生看在眼里心里跟着着急。就在白粥里加点莲子给心尖上的人去去火。忙乱的如同打仗一般的一天结束多半都是到了深夜,疲惫自是不用说的,可在楼下抬头看见自己的家也亮着一处暖黄灯光时,凌院长的心跟着也暖起来。推开门就闻见满屋子粥香。

 

这小家伙是真知道怎么疼人,凌大院长这么想着,然后扯了一个大大的笑给自家的小医生。长腿紧走两步从后面环住赵启平,头埋在他颈窝里深深吸口气,满是青年清清爽爽的朝气和锅里白米莲子带出来的味道。家的味道,启平的味道。

“启平……好香……”不知道是说粥香还是。不过小赵医生耳朵红了一点点呢。

“干嘛呀快洗手拿碗坐着去,不是累了吗,给你弄点宵夜吃吃。”小赵医生扭扭身子想把身上挂着的名叫凌远的树袋熊扒下来。

“不过就一碗,吃多了不消化你又要胃疼,胃疼了又要遭罪,哎你晚上吃饭没,你别告诉我什么做手术时间太长又忘记吃了……”凌远看着自家小医生说着说着因着又关心又生气而嘟起的嘴,愉快的侧身偷了个白米味儿的吻。然后松了环住小赵医生的手,在他耳边呵着热气用着气声说,“我吃过啦,这么操心,小心皱纹变多啊,凌太太。”然后迈着长腿火速撤离厨房去卫生间洗手了。果然小赵医生的耳根又红了,嘴上却也不认输的喊一句“凌远你个混蛋!”

凌远坐在木桌前,看小赵医生用瓷勺放一勺白糖,仔仔细细的搅着粥。热气氤氲,赵启平长睫毛上似乎都沾着点水珠,午夜的饭桌上只开着一盏高高悬起的小灯。但是把他们的脸都照的好亮。而立之年的凌院长仿佛笑的像个少年。外面是那样黑的夜,这里有这样好的时光。

 

 

吃着夏天的莲子,凌远心里也清清凉凉说不出来的舒爽。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能不能让我来把你比拟做夏日?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你可是更加温和,更加可爱: ①

 

“大院长,味道怎么样?”小赵医生看着对面的凌院长眼睛亮亮的。

“好吃好吃”仿佛言语说明不了美味程度一样,凌远又扒拉了两口咂咂嘴。“我就好我们赵医生熬得这一口粥。”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那是,谁大晚上给你做宵夜,也就是我”得意的笑像是炫耀得了最宝贝的赏。

“是是是,只有凌太太才能抓住我的胃嘛”笑的更深了一点

“哎,凌远你最近是不是欠揍!取消明天宵夜!不!以后都没有了!”又是嘟着嘴的小赵医生不知道自己在凌院长看来就是一头傲娇炸毛的小狮子。非常可爱。爱不够的样子。

当然,巧舌如簧的凌院长哄自家小医生早得出了心得。以后的宵夜还是日日没有少过。

 

 

小赵医生也是个简单的人。喜欢熬清清淡淡的白粥。特别是给凌远熬。事实上他愿意为凌远做所有让他能感到温暖的事。小赵医生安慰了凌院长的胃安定了凌院长的心。

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不怕地老天荒,不怕时光太长将谁遗忘。日子本来就是细水长流的。那些沉在灰岩中核的平淡,翻覆出拥堵于心的深刻。你像生生不息的河流卷走卷走他眉宇的忧愁。你帮他蒙上怯懦的眼睛,于是黑夜也变成白昼。

有你在,灯亮着。

 

 

注:①节选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评论(3)

热度(15)

  1. 向日葵下的兔子白糖莲子粥 转载了此文字